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李栋说完发胖就后悔了,这话太招人恨了,没见着韩国富眼珠蹬着老大,手里烟袋杆子差点没敲脑袋上。“正好,你现在也是干部了,你国兵叔和国强叔要去县里参加半月的学习,你啊,不是想多干活嘛,正好接手他们的工作。”
“国富叔,我这算啥干部,一个有名无实的虚职,连正经工作都不算。”李栋心说,干点体力活活动一下筋骨还行,你这家伙一个把国兵说工作交给我,这不是难为人嘛。
“咋不算干部,一月四十多块钱,这比大队书记工资还高,这都赶上梁书记了,这还不是干部啥是干部。”韩国富可是算的清楚,李栋这月各种补助加一起四十多块钱呢。
綜影視—-偷心遊戲
这可是公社书记,最少副书记待遇啊,补贴各种副食品,肉票,粮票和油票,比一般副书记都多呢。
“虚的。”
“虚的咋了,好好干,咋不能转正的。”
韩国富直接拍板了。“卫国,你们几个好好配合栋子,修水车,水桶的活交给你了,对了,记录工分的事也一并交给你,你是文化人,这点小事不会弄出岔子吧。”
“得,你说啥就啥把。”
李栋怕了韩国富,不过记录工分这点小事,李栋还没放心上,倒是水车,水桶,李栋有点小想法。“国富叔,我觉着咱们是不是搞搞小水渠啊,水给引到田边地头,庄子里。”
“我瞅着五奶她们洗菜,淘米,洗衣服,都要跑一段路区沟渠边,哪里稀泥滑乱的,这要是给摔到了,可咋整,要我说,挖个小水渠绕着咱们庄子一圈,这家伙出门就能洗衣服洗菜多方便啊。”
李栋说的得意,要知道后世韩庄就有这么一条洗菜洗衣服的绕庄子的小水渠,只是李栋不清楚这条水渠是什么修的,要不然不会这会开口说这事了。
“滚蛋玩意。”
韩国富烟袋杆子这下压不住了,轮着就对李栋屁股,好在李栋早就有所防备,直接一把拉过韩小浩挡住了这次攻击。“哎呦,爷,你打俺干啥?”
无惧杀戮 史蒂芬周01
韩小浩捂着屁股,一脸幽怨看着李栋,还有韩国富,这小子正偷摸着吃点心,李栋塞了一块先行贿赂。“国富叔,打人是不对啊,小浩没事了,再来吃块点心。”
韩小浩一看枣糕,摸了摸屁股,打一下吃个饼,不错,要不爷你再打几下,自己吃过瘾。
“去去去。”韩国富挥手赶着韩小浩,李栋这已经撤退到对面了。“国富叔,你说这行不?”
“行啥行啊,挖水渠,还绕着庄子,这得多少人工,不翻地,不施肥了,啥都不干,等着饿肚子啊。”韩国富恨不得再敲李栋一下,这小子乱来啊。
只为了洗菜,淘米方便点,这家伙就挖水渠,敢干这种大工程,这得多少工啊,少说二三千块钱,为了洗菜,淘米少走几步路,这家伙幸好李栋现在多少也算个干部。
要不韩国富肯定追着李栋抽,得,李栋一听倒是,现在没有挖掘机,纯人工是挺耗费时间。“那要不,先修几个洗菜,淘米的小码头。”
“这倒是成。”
緣滅緣生
“这样,卫国他们几个给你,出了上午上工,下午的工,你安排。”韩国富还是准备培养培养李栋,干部虚职算哪一出的,肯定要升职,咱们庄子出个地区干部,说出去多有面子,还能为庄子带来拉好处。
“栋哥,到时候你说咋干就咋干。”
幻世神蹤 天星石
韩卫国几个拍着胸脯,要说韩卫朝,韩卫东,韩卫家这些年轻人,现在一个个都是为李栋马首是瞻啊。
“那行。”
韩国富心说,李栋一开春就给队里弄了几千块收入,这家伙肥料,种子钱一下全有了,队里富裕了些,肥料和种子不需要那么精打细算,农活量跟着也减少一些。
要不然妇女都不上工,生产队肯定抓瞎,现在好了,购买了一批新的农具,工作效率高不少,节省下劳力加上男人都愿意多干一会,这就有了竹编小组一天大半时间都用来编制手提篮了。
不用天天跑地里上工,下工才能去竹编小院了。
再说现在刚刚开春,施肥,翻地的活干的差不多,接下来有一段时间农活会少一点,李栋带韩卫国几个干点别的,倒是不影响生产队生产。
絕世毒醫:天才狂女
修建洗菜和淘米小码头的事,李栋接了过来,不等着韩国富回去,李栋就和韩卫国,几个小年轻讨论起来。“木材,队里库房好像没多少啊,咱们自己进山打一点。”
“还要打一些石块。”
现在洗菜地方,不用下雨都泥泞一逼,这可不行,虽说光脚踩着挺爽的,可太滑溜,稍不注意可能就滑到水里去了,对于五奶这些上了年纪老人家可一点不友好。
再有地方不大,几家一起洗菜就有点蹲不下了,李栋拿过一张白纸,开始设计洗菜小码头,这东西倒是简单,石板加上木材,搭设起来几个洗菜,淘米的地方。
韩国富吧嗒旱烟在边上瞅着,这小子,画的还挺好看的。
“这就成了。”
李栋招呼韩卫国几个过来。“你们看看,这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栋哥,这里俺们都铺石块?”
“对啊?”
宦海風 天堂發言
“这得多少石块啊。”
韩卫国几个看了看,码头设计挺好,可耗费石材太多了。
韩国富点点头,可不是嘛,这小子光顾着好看,铺石头台阶,得多少石块啊。“这个啊,我打算买一千块钱水泥,石块不用怎么打,用水泥浇灌就行了。”
吧嗒一口,韩国富差点没把自己大牙咬掉。“买水泥啊?”
“是啊,要不石块那天滑动咋办。”
李栋摆摆手。“这事国富叔你就放心吧,我跟为民打个招呼就行了。”
韩国富有点后悔了,不该任由李栋自己来啊,这下好了,开口就是一千块钱。“行,水泥就水泥,俺可告诉你最多这一千块钱啊。”
“国富叔,这个是不是少了点。”
“少,就少干。”
天运贵女【全】
开玩笑,韩国富烟袋杆子一别,走了,这小子花钱一点不知道心疼啊。
李栋见着韩国富走了,嘿嘿笑,一千块钱水泥错错有余了,回头还能给自己家修个小水池子啊。“唉,回头找个打井的,要不弄个抽水机,要不自己洗衣机也不好用啊。”
“卫国,你们也回去休息吧。”
“明天下午咱们就开始搞。”
第二天上午,李栋这个实习会计上岗了,六点没到就起了床,苦着脸,这家伙国兵叔真不容易啊,光是早起晚睡就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卫军哥,一共三十个锄头,你签个字。”
“国红叔,二十把铁锹。”
好家伙,光是领东西,李栋就干了一身汗,再有就是把记工分的小组本子交给韩卫军,韩国红,还有李春花,李春花带着庄子里女人和半大孩子。
除却竹编小组的妇女,整个庄子都要上工了,李栋一上午还真忙活不行,好在没出啥差错。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哎呦。”
这一上午,李栋跑了几处地方,工具坏了,要记录下来,需要东西还有去仓库拿,记录。“总算忙活完了。”下午韩国富回来了,李栋就轻松许多啊。
好一些工作交给韩国富,李栋带着韩卫国,韩卫东,韩卫朝,韩卫家几个人领了铁球,铁锨,还有独轮车箩筐就来到水渠边平时大家洗菜,淘米地方。
这是一缓坡,坡度倒是不陡,只是靠近洗菜,淘米地方,全是泥泞泥水地,里边零散摆放石块,这家伙不小心可能就滑到了。“栋哥,咋干?”
“这样先把下面泥泞地给清理一下。”
这家伙运一些石块过来,挖出坑坑填补了一下,这样的话后期打桩子,铺石块倒水泥,这下面都有个支撑。一下午,总算泥泞地给整理出了。
连续三天,总算搞出了个样子,坡地给挖了倒满了碎石块,大大小小的,不太平整不过比起土坡已经好多了。“栋子,这就搞好了?”
“秀琴婶子,还差着远呢。”
“还搞啊,这都挺好了。”
传花婶子和刘春枝几个提着篮子过来了,洗菜淘米。
“这还不行,等着修好阶梯那就更好了。”
李栋联系了高为民,水泥这两天就能到,木材打算晚上进山打,再有石材这几天李栋和韩卫国几人,没少弄,不需要太大,脑袋大小的石块就成。
“婶子你们忙。”
李栋还有去接着小娟和张宝素,这几天真是忙的团团转转。
“栋子,可算等到你了。”
高为民一见着李栋,一把拉住李栋。
“为民有事啊?”
李栋把黑老鸹停靠下来,高为民哭笑不得。“大事,栋子,这不刚刚高站长打电话问,上海儿童时代出版社打电话到文化站,说明天人就到了,这事你知道?”
“哎呦,这事我给忘记了。”
“赶紧的吧,去公社。”
李栋赶紧调转车头,不过刚有几步李栋又回去了。“为民,你先过去,我去小学打个招呼。”
两个孩子一会去公社等,李栋和王静打了招呼,这才来到公社。
“好小子。”
办公室梁天正和高书记说这件事呢。“上海的编辑要来,这小子还瞒着呢,文化站这边张站长都从地区赶回来了。”张勇军参加学习培训,可一听说上海儿童时代编辑要到,立马请假赶着回来了。
“李栋来了。”
“走走走,我要问问这小子,这么大事咋的不提前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