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凌晨三点,一身黑的影子翻身跳上二楼阳台。
这时,屋内灯光亮起,柯南望着一身黑的神秘人,果断打开手表型麻醉枪。
“你是谁?”
眼前的男子/女子面孔中性,一头黑色长发,衣着扮相和廖文杰离去时一模一样。
柯南深感不安,一方面是担心廖文杰被人干掉,另一方面,担心神秘人顺藤摸瓜而来,居心叵测会伤到隔壁的毛利兰。
临睡前,铃木园子和毛利兰过来串门,柯南声称廖文杰还在泡澡,并拒绝了毛利兰同床共枕的邀请。
想想就心痛,感觉损失了几个亿。
现在,看到神秘人出现,这点后悔烟消云散,冷不丁还有点后怕,幸亏他拒绝了美色,不然今晚要团灭。
神秘人瞄了瞄手表型麻醉枪,面露不屑笑容,大步朝柯南走去。
“停下,不然我就开枪了!”
“快停下!”
Biu!
两次警告无果,柯南果断发射麻醉针,黑暗中,银芒瞬闪,直奔神秘人面孔而去。
麻醉针命中,神秘人头颅微微仰起,身形倒退一步。
三生三世己无心
就在柯南松了口气的时候,神秘人猛地低下头,一个健步冲至面前,抬手扣住他的脖颈,将他压在了墙上。
神秘人吐掉口中的麻醉针,将震惊中的柯南放下,而后粗暴揉了揉他的脑袋:“这种东西对高手意义不大,不要太过依赖,否则再出现今晚的情况,你的小细脖子就断了。”
“你,你是……廖文杰!?”
柯南眼角抽抽,无法将两人联系到一起,但名侦探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就是廖文杰。
“小屁孩,说话礼貌点,要叫文杰哥哥。”廖文杰摘掉帽子,走进房间自带的卫生间,顺手将门关上。
“你易容了?”
柯南暗道厉害,捡起麻醉针跟上,想看看廖文杰如何卸妆。
不曾想,只是短短三秒钟的功夫,等他再次推开门,身前的廖文杰已经卸妆完毕,恢复了本来样貌。
就尼玛离谱!
柯南愣愣站在门口,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就算廖文杰的手速再快,可以做到一秒卸妆,但面具呢?
失落之城Ⅰ太空种子
田园小医妃
还有假发,那么长一团头发藏哪去了?
廖文杰抄水洗脸,边上是翻箱倒柜的柯南,忙了半晌一无所获,不肯死心,朝廖文杰的裤腰带摸了过去。
嘭!
效果立竿见影,熊孩子立马老实了。
廖文杰收起拳头,放在面前吹了吹:“臭小鬼,男男有别,想动手动脚去隔壁找你的女朋友,她不会拒绝你的。”
“好疼……”
可能是习惯了毛利父女的铁拳,柯南很快又变成了熊孩子,满满好奇道:“你的易容术好厉害,怎么做到的,原理是什么,假发藏在哪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的易容术是你母亲工藤不二子手把手教的,没错,在夏威夷。”
柯南:(눈_눈)
“是吧,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
“我当然不信,因为我的母亲不叫工藤不二子……”
柯南吐槽一声,没有过多纠结这个问题,继续问道:“易容术有没有什么限制,比如你刚刚易容的对象,是真有其人,还是随便做的一张脸?”
“都行。”
廖文杰坏坏一笑:“现在你知道了吧,为什么我敢打包票,可以在十天之内哄小兰上床,真不是说说而已哟!”
混蛋!
柯南暗骂一声,明知道廖文杰是拿他寻开心,还是忍不住心头火气。
旧话重提,要不是打不过,他肯定要给廖文杰一点颜色看看。
“不要转移话题,你们这些学易容术的贼,变身时有什么限制?”
“有。”
廖文杰换上一张严肃脸:“不怕告诉你,最大的限制是我们自己,也就是天赋,这不是努力就能解决的问题,不行就是不行。”
说完,他丢下瞪着死鱼眼的柯南,在屋子中央铺起了床铺,抱怨起和式太麻烦,想换成洋式的。
柯南满肚子都是问题,急得抓耳挠腮,明知廖文杰不会作答,还是问了出来:“你刚刚出门,找到想要的东西了吗?”
“没有,明晚还要再出去一趟。”
廖文杰摇摇头,附近的神社大都为旅游景点,卖纪念品的商店。即便真有巫女,也是欧巴桑级别,简称老巫女,既没有蠢萌贪财的妹子,也没有一个身具念力的修行中人。
明晚再走一趟,若是依旧毫无所获,他只能选择放弃。
毕竟飞鹰Jackie是个贼,十句话里八句需要推敲,还有两句肯定是假话,鬼知道这货对妖刀的来源是否有所隐瞒。
“那个,我还有一个问题?”
“啊,问吧。”
廖文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说道:“问完了赶紧睡觉,你以后能否变大还是个未知数,万一不行,再加上熬夜伤身,小兰就要白等你十年了。”
又来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柯南先磨了一会儿牙,才说道:“你现在这张脸,真的是本来样貌吗?还是说,你依旧处于易容之中,根本就不是雄三哥的朋友。”
“呼~~呼~~呼~~~”
“可恶的混蛋!”
……
第二天,铃木园子兴高采烈充当导游,想带廖文杰领略一下风土人情,然后……
就没然后了。
廖文杰指着地图上的坐标,让铃木园子带路,昨晚没来及探查的神社,今天挨个逛了一遍。
临近下午的时候,铃木园子累到吐血,走路时两脚打晃,感慨泡帅哥实在太难了。
柯南同样累得够呛,拄着一根木棍艰难行走,唯有廖文杰和毛利兰毫无反应,尤其是后者,拍了不少山风美景,意犹未尽还想继续。
“园子,太阳马上落山了,我们快去下一个山头,我想拍几组好镜头。”
“抱歉,你只能拍到我的遗体告别现场。”
铃木园子实在撑不住了,指着旁边一家面馆,有气无力道:“先去休息一下,吃饱了才有力气走路。”
“赞同。”柯南颤巍巍举手。
见毛利兰征求意见的视线,廖文杰无所谓耸耸肩,所有神社一网打尽,得出飞鹰Jackie胡说八道的结论,现在去哪都行。
推开面馆房门,四人找了一张桌子,廖文杰和柯南做一排,对面是铃木园子和毛利兰。
“几位,想点些什么?”
******的店员上前询问,体格雄壮,套着一件白色T恤,露出的两条手臂黝黑,眉角还贴了一块创可贴。
“四份炒面!”
铃木园子无精打采举手,追加一句:“我的那份要最大量,如果不行的话,就把那边臭小鬼的炒面分我一半。”
“可以,三分正常,一份最大量,还有什么要求吗?”店员耐心看着铃木园子。
“没有了。”
铃木园子摇摇头,笑颜如花看向廖文杰:“文杰哥,你呢,要不要给你加一份甜品?”
“不吃甜,谢谢。”
廖文杰眉头一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刚好像被一股杀气锁定了。
无缘无故的,哪来的杀气?
难不成这两天和柯南走太近,死神的诅咒终于要降临到他身上了?
有意思,他很想试试,在柯学的世界观下,会有怎样精心布置的‘意外’发生在他身上。
地震,海啸,火山喷发……
总不能是陨石吧?
四人等待炒面的时候,毛利兰尴尬一笑:“文杰哥,前两天在海滩的时候,你说会打电话给新一,因为那晚出现袭击事件,一直没找到机会,现在能打一个电话吗?”
说完,她双手一拍,恭恭敬敬做出请求。
没穿泳衣,差评!
边上,柯南顿时来了精神,想看看廖文杰如何自圆其说。
“这恐怕不行,昨晚我和新一联系过了,还专门提到了你,结果他说女朋友什么的太麻烦,还不如案子有意思。”
瞄了眼愕然的柯南,廖文杰继续说道:“他不想和你通电话,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不要把号码给你。”
“女,女朋友!?”
毛利兰只听到了‘女朋友’三个字,其余一概成了耳边风,红着脸坐在椅子上,之后就再没了动静。
廖文杰:(눈‸눈)
有一说一,这女孩废了,建议删号重炼。
毛利兰对面,柯南低头傻笑,然后头顶挨了一拳,趴在桌子上,同样没了动静。
“客人,你们点的炒面。”
店员端上托盘,一一将四份炒面摆好,铃木园子面前的最大量堆成一座小山,看得廖文杰一脸懵逼。
穿越之农家医女
什么情况,这也太实惠了,说好的霓虹物价令人绝望呢?
武无上天
“先生,这是本店赠品,祝你用餐愉快。”
店员从托盘上取下一瓶白酒,连同酒杯一起放在廖文杰面前。
“???”
廖文杰拿起白酒,赫然看到‘白乾児’三个字,以及酒精浓数75%。
柯南的御用神酿,喝了可以随地大小变的老白干!
正常人谁会喝这种酒精度数的白酒?
星光 璀璨 重生 第 一 影 后
廖文杰无语看向店员,有理由怀疑这是一家黑店,放倒他这名唯一的男性,便会有十几个大汉冲出来对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为所欲为。
因为是霓虹,廖文杰脑海里瞬间就有了画面,代入一部电车的科教片,都市职场OL走进电车,十几个蒙面人扑上,后面老惨了。
冷不丁的,廖文杰发现店员的视线就在他们这一桌,准确来说,是在铃木园子身上。
不不不,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廖文杰摇摇头,面前的铃木园子大快朵颐,叉子卷起一团炒面嗷呜一下塞进口中,嚼也不嚼直接咽下。
再看店员,确认对方真的盯着铃木园子一眨不眨,廖文杰倒吸一口凉气,小声靠在柯南耳边:“不对劲,那个店员在观察园子。”
“!”
柯南脸色一变,无缘无故,没人会关注铃木园子,要么是知道她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准备动手绑票,要么是因为……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被害者一头茶发,和园子特征非常相似。”
柯南小声回应,推了推满是智慧光芒的眼镜:“园子有危险,她被杀人犯盯上了。”
“呃,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有人对园子一见钟情。”
“太荒唐了,哪有这种人,杀人犯还差不多!”柯南嗤笑出声,他对铃木园子充满信心,就是杀人犯,绝无第二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