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随即谭鹏鹏又立时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一个个属于已方的绿色传感器灭掉,证明他们已经被俘虏,然后看到原来是之前速度飞快的谭琳殷与何清秋他们一群人的红点点迅速的覆盖这些还未来得及完全撤出来的绿色点点。
竟然是那几人竟是找到了之前分散的蓝方队伍,谭鹏鹏忙冲着许多多、邵刚、张元满他们传达讯息,“靠!之前那些人还没回去,原来就是等着谭琳殷这几个人呢?这些人已经追到前面这波人了,不断在消灭中,这玩儿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许多多、金焕你俩倒是再快点啊!一会儿再不来,估计整个指挥部在内都要被灭掉了”,同时心中恐惧,这些人不管是速度,还是制敌都太快了,仿佛其他人都完全不是对手。
与此同时这边同时收到消息的许多多、邵刚和张元满,邵刚还在指挥部附近转悠,同时满脸忧心的看着前方,似乎想要看到谭鹏鹏口中的前方战况,恨不能亲身过去参与。
许多多七人一行快速解决掉后面跟来的几个人,都没有等他们缴械,就直接跑了,同时一边交代,“张元满,你的任务首要还是先解救我们的人,我们现在需要人手,快速帮助他们恢复战斗力,然后跟着往我方指挥部来。谭鹏鹏,你这边快速报位置,我们正在赶过去”。
正在全力赶赴山坳的张元满,“收到,我们很快到达目的地,你放心走吧!这边我们可以解决”。
“恩!大家都要严防且小心了,现在局势越来越乱了”,许多多最后说道。
随即许多多带领的七个人快速的奔跑飞跃在山林间,这时候已经丝毫注意不到林中是否还有野兽的嘶吼,或者身边树枝的阻碍,他们不顾一切的向前着,直至许多多耳际传来的谭鹏鹏声音,“接近了,再有二十米的左前方,谭琳殷、何清秋就在那儿”。
闺话 浣水月
许多多一个急停,直接看向左前方二十米,果真有两个身影隐藏在黑夜中有点看不清楚人脸,但是下午才见过,加上习武之人的直觉,两人站立的姿势,都让她确定就是这两个人。
“邵迪你带三个人先去对付其他人,金焕你带着万禾跟我来,我们去会会谭琳殷、何清秋”,许多多直接收起了手中的枪,带着金焕、万禾直接就往两人站立方向而去,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这些东西都只是个摆设而已。
黑金豪門:早安,老婆大人
果然这二人也不知有什么办法,竟也知道似得直接转头,丝毫不诧异的看过来,谭琳殷率先开口道,“好久不见啊!多多,我可是在这儿等你好久了”,说话还是那副柔柔的嗓音和腔调,似乎真的是老友相见一般。
只是身上越发凌冽的气势,却实打实的在说明着,眼前人心中的变化与波澜,许多多也笑,“是啊!也就是大半天不见,看你过得不错,就过来聊聊,就是不知道你们现在可有空闲”。
谭琳殷闻言,却忍不住的笑出悦耳的声音,咯咯咯,随着许多多三人越发靠近,看到一身军绿色训练服的女孩腰肢被腰带嘞的极为纤细,在暗夜中也能看出女子的身材曼妙,面容姣好的脸盘,可爱又精致,笑起来的样子,好像是哪家意外走到山林中的小小娇少女。
不同于许多多不说话时,像是个柔弱少女,谭琳殷一举一动一说话都是真正的那种会让人不由觉得喜欢的软软的女孩。
只是话语中表露中的涵义却是任何人都难以忽视,走进之后,就听到一甜美可人的声音道,“多多你这么诚信想要聊聊,我当然要奉陪到底。师兄,今晚就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好不好呀!人家可是好久都没真正动过手了,再说你看多多也是个女孩子,你这么粗鲁,要是不小心伤到了小姐姐多不好呀!”,小女孩撒娇的口气,对着自己兄长说话,只是话里话外说的好似许多多已经是他们师兄妹手中囊中之物的样子,却似乎并不那么悦耳。
许多多也是第一次知道谭琳殷的真正的样子,果然师父和糖糖他们说的对,自己就是太容易轻信人了,还好谭琳殷之前似乎也没有将她太放在眼里,或者顾及什么,没有来得及坑害她。
不然真的是被人卖了,可能还在帮人数钱呢?
金焕和许多多倒是还能沉得住气,但是万禾就忍不了了,他最不喜欢这种说话故作娇柔婊里婊气的女人了。从小活在女人堆里的少男,见惯了女人之间的各种争锋斗勇,所以成功成为了一位鉴婊达人。顿时就没忍住的开口讽刺道,“一大把年纪了,还装什么小姑娘,真那么单纯,就不会来这种地方了”。
话音刚落,一道劲风随即袭来,轰,嘭,两声之下,瞬息之间所有人反应过来,许多多已经是和何清秋对了一拳,罡风猎猎,带起身边一阵呜呼风声。
“小孩子顽劣之语,何先生请见谅,是我没有教好,万禾,还不快跟谭琳殷姐姐道歉,怎么能那么对姐姐说话?”,说着许多多一推旁边万禾,将犹自没有反应过来的男生推了一个趔趄,才又道,“发什么愣呢?给谭琳殷姐姐道歉,说声对不起”。
其实暗暗的许多多之前对拳的那只手轻轻晃动几下,缓解手中的暗劲和酸麻,心中不由暗骂何清秋这人的小气阴狠。竟是直接一声招呼都不打,下这么重的手,害她都没反应过来,直接用肉身之力格挡,这人其中加诸的暗劲确实不少,估计已经是没少准备,可见一直就在防备这他们呢?
只没想到被这么个毛孩子给破坏了,直接动了手,要是刚刚她没反应过来真的任凭他打到万禾胸口,只怕万禾估计得落下严重内伤,还有可能会落下肺部损伤的毛病。
天威难犯
一般习武之人动手,可不是这样直接一声不说动手,未免也太过阴损,因此许多多虽嘴里说着让万禾道歉,但是心中却是看前面两人越发不爽。
枉她之前还差点将两人当成同道好友,没想到品质竟然如此低劣,哪里配和她和许多多当朋友。
万禾却哪里经受过此种场面,听到许多多说话,此时也是僵硬着直接顺着许多多所说,“对,对不起”,只是这个道歉是冲着谭琳殷,还是许多多,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反应过来,万禾自然知道自己刚刚惹了什么事,居然冲动之下说了那种话,明明以前他再受不了那种女孩,也不会直接当面或者背地里将话说出口的,最多只是埋在心里吐槽一下。
只是看到那个女人说话故意针对许多多时,就非常忍不住的想要回嘴同样刺上两句,谁知旁边这个男的竟是直接动手了,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全身僵硬,周身都静止,好似生命都受到威胁,然后他发现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
眼前的一切发生的都太快,身影挪移间,夜色中只看到快速的两张影子相撞,然后分开,各自站立回原来的地方,再然后就是一如之前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般。
到了此刻,万禾终于明白了,许多多所说的要用行动证明的东西时什么,原来她竟是真的如此厉害,刚刚明明将自己摄到有些不能动的一拳,直接被她轰击了回去,然而她还可以一点事都没有。
还在暗影中揉捏自己酸麻右手的许多多,喂!大兄弟,我有事,谁告诉你我什么事都没有,我这一拳对的,拳头都麻了好不好,要不是练过大力金刚掌,不定此时手都成啥样了。
与此同时,之前与许多多对上一拳的何清秋,也是暗暗缓解着手中的不适,同时低声对着旁边的谭琳殷道,“师妹!不然还是直接我上吧!我觉得这个许多多真的有点不简单,刚刚那一拳的力量,即使我只用了七分力,但是能将我逼退到这样的地步,现今武林她也是少数能做到的几个了,只怕你可能不是她的对手”。
只是谭琳殷却不这么想,听完师兄的话,谭琳殷看着许多多的眼神更加充满了想要征服的欲望,她自信又骄傲道,“师兄,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吗?就算不能赢她,我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打败的,最起码全身而退的能力还是有的。再说了,我期待这场战斗多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一次我一定要亲自上场”。
说罢谭琳殷直接对着许多多方向喊话道,“许多多,话不多说,我们一对一来一场吧!”,话毕,也不等许多多说出同意的话,或者不同意,直接摆开起手式就主动攻击了过来。
丝毫不顾及后方担心的何清秋,“师妹”,何清秋有些担心,但是还是没有再说什么,或者阻止,师妹从小被他和师父宠着,一向任性,如果非要阻止,可能反而会起到反作用,还不如就现在还有他在旁边护法,量许多多一时也不会伤害到师妹一丝一毫。
许多多此时,心里真的是想要一万个自的国骂,这两师兄妹怎么越看越脑子不怎么正常,她同意和她打了吗?
只是拳头已到跟前,却也容不得不接招了,运气提身挥拳跟上,一照面两人就直对了二十个回合,开、合、劈、砍,有来有往。二人似乎商量好似得,一时间竟是都打出了真火气。
许多多是本来就对于刚刚这些人灭了他们那么多同伴不爽,再加上刚刚二人的诸多言辞态度确实也让人不舒服,还在她面前差点就直接让队友受伤。
而谭琳殷则是没想到许多多比自己预想中的还要强很多,她从小样样都能拔得头筹,哪里试过这样被人压着打的滋味,自然是更加拼尽全力,想要拿回这场战斗的主动权,只是许多多哪里又是那么好说话的,这又不是疼爱她的师父或者师兄,还会在她不开心的时候给她放水。
因此两人是全都越打越疯,一时间速度越来越快,围绕的漆黑的夜色,根本看不清楚两人的动作。
夜色中,万禾只能看到两个残影在其中不断你追我打,你劈我砍,但是当你肉眼看到的时候,其实她们已经在另一处开始了新的战斗。
“金焕哥!你能看出她们俩谁胜谁负吗?这动作也太快了,我都看不太清谁是谁了”,本来夜色就黑,再加上穿的绿油油的衣服,在黑夜里又不明显,可不就是两个黑影子跳过来越过去吗?
要不是是不是空气中传来的掌风刺破空气般传来的声音,还有两人不知谁发出的闷哼声,实在都很难分辨是真的有两个人在打架。
冰封神王 楚離楓
金焕也是看的非常专注,尽管他其实也看的不甚清楚这里面到底谁是谁,但是还是能从一些细节中知道,许多多应该是占上风的,本来也只是他的猜测,并不打算说出来的,但是许多多之前教育的毛孩子第一次这么乖,居然主动叫他金焕哥了,所以还是将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应该是许多多会赢,之前被击中的几下闷哼声,都不是她的声音”,虽然金焕自己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毕竟谁知道许多多会不会就是那种被打疼也能忍住不出声的人呢?还有就是虽然他也对许多多有信心,知道她比自己强很多,但是谭琳殷听说也很厉害,二人只见谁胜谁输还无人能有定论。
而对战中的许多多和谭琳殷二人,眨眼间,已经互相对了又上百招,因为速度过快,使用的招式又繁复,所以对于两个女孩来说体能消耗其实也是巨大。
但是越到最后许多多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好似进入一种忘我的疯狂境界,越来越猛的全力输出,明明体力消耗极大,却是丝毫没有力气耗尽的样子。相对比的则是对面的谭琳殷则就越来越跟不上许多多的速度,其实之前她就已经被许多多压着打了,只是许多多虽然速度极快,也出手锋利,却也都并没有下狠手,所以她才能坚持道现在。
只是眼前就算是再想要坚持,体力也无法支持了,谭琳殷却还是不想轻易承认自己的失败,仍是固自坚持着。
混迹晚清官场
而这时候随着许多多速度的加快,谭琳殷的动作在许多多面前就好像是一个个慢动作的展示,连着劈空好几掌后,许多多轻叹一声,一掌打至谭琳殷胸口,将她推出自己攻击范围。